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 ┊ 资讯 ┊ 工程 ┊ 科普 ┊ 农林 ┊ 企业 ┊ 商务 ┊ 旅游 ┊ 文卫 ┊ 宗教 ┊ 人物 ┊ 作品 ┊ 文秘 ┊ 热点 ┊ 精彩 ┊ 时政 ┊ 摄影 ┊ 周边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李方明:洪峰到来的那个昼夜 站内搜索:
李方明:洪峰到来的那个昼夜
2015/8/29 9:30:00    来源:攸州网  作者:李方明  发表评论(0)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暴风雨来到之前,天气就格外地闷热,路上蚂蚁成群,天空也越来越阴暗,大块大块的乌云从西南边迅猛扑来。罩住了山峦和屋宇,淹没了田畴和阡陌小路。炸雷与闪电相互交织,让人震耳欲聋,诚恐诚惶。


洪峰到来的那个昼夜(短篇小说)

李方明

今年的汛期要比往年来得早。

暴风雨来到之前,天气就格外地闷热,路上蚂蚁成群,天空也越来越阴暗,大块大块的乌云从西南边迅猛扑来。罩住了山峦和屋宇,淹没了田畴和阡陌小路。炸雷与闪电相互交织,让人震耳欲聋,诚恐诚惶。

顷刻,滂沱大雨噼噼啪啪地肆虐而下,酒江,这条由多个大川小溪汇成的河,水位已在汹涌飚升,河水漫到了河岸两边,浸淹了一片又一片的田地,连根拔起的千年古树与波涛撞击着,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天色很快黑下来了。

“亚萍、小陈准备好了没有”。王泽民与总站通完电话,已在墙上取下雨衣。

“准备好了”。亚萍、小陈已整装待发。

“走”!随着王泽民的话音一出,他们三个已走进了茫茫的雷雨之中。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凹凸不平的崎岖山路,深一脚,浅一脚,多么难行。呼呼的冷风迎面扑来,大颗大颗的雨滴打在脸上一阵丝丝生痛。

永桥水文站,距观测点有两坳路远,那些初来乍到的同志,总是埋怨,当初为什么要把观测点设计得这么远,近点不好么,也省得来回跑这么长的路。平日里,一天早晚两次观测,准时8点,一旦遇到汛期,长则4小时一次,短达2小时观测,这样一来不知要走多少路啊!他们也知道,因为这里是上游水流的汇集处。

他们在这条泥泞的山路上艰难行走,王泽民一手握着手电筒,一手紧拉着亚萍。此时此刻他们不管道路多艰难,也不停留,时钟的指针在指使着他们,大坝的安全维系着他们,要加快前进速度,不能耽误测量时间,不能误过了洪峰,总站的同志在等待着他们,等待着这里的水情—洪峰、水位、流速、流量。测量要准确、拍报要准确。这不是儿戏,它关系着整个水库和发电站的安全,关系着沿河两岸几十万攸州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他们再不能重演那个拍报之前由于多喝了酒,将40毫米误报成400毫米,差点上面没派飞机来炸副坝。

路在他们眼前延伸着,多么熟悉的山路,多么亲切的山路!岁月悠悠,来去匆匆,有谁清楚王泽民在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十几年啊……

那年他19岁,王泽民从省水利电力学院毕业,分配到这个拥有五百多名职工的水力发电站。

“王泽民,你是学水文专业的,又是高材生,你分配到这里来,还是我们通过关系把你要来的。”吴站长亲切和蔼又带点征询的口吻对他说,“我们这个水电站,建站不久,水文观测一直跟不上,我们暂时把你分配到水文点上工作一段时间,你看怎样。”

“分配到什么地方都行,我服从组织的安排。”王泽民怯怯地不敢正视站长。有什么不可以呢,他从小失去父母、姐妹亲人的一个孤儿,只靠党和政府把他抚养成人,送他上大学,他连报答都来不及还有什么价钱可讲呢,何况自己已是一名共产党员。去吧,无须考虑,分到那里都行。

“好小伙,好样的”吴站长走过来,拍了拍王泽民的肩膀,顿了顿说:“这样吧,你刚来,在站里好好休息几天,先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过几天,有人来接你”。就这样,生活的路在眼前展开,不管它是坎坷不平,还是七色彩虹,总是要去探索和体会。

下了汽划子,王泽民背上被盖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那把心爱的二胡,跟着前来接他的谭师父默默行走。他们二人在沿江而上的山路上行走,那清清亮亮的江水打着漩涡,盛开着一串串优美的浪花,那鱼儿在水里尽情撒欢儿,江两岸,竹木苍翠,花草丛丛簇簇,树上那些不知名的小鸟在低低地呢喃,此情此景着实把山川点缀得如此壮丽和秀美。

他忘记了口渴,忘记了坐了几个小时的汽划子的疲惫,有生以来刚进山来的那种痴迷和好奇心,几乎总是得不到满足,他尽情的吮吸着山里的阵阵幽香,享受着大自然的美景。也许是大城市里待久了,感到枯燥乏味,今天来到了这清香宁静的大自然怀抱里,怎不令他如痴如醉?

“再过两个山坳就到了。”谭师傅说。

哦,再过两个山坳就到了,到底有多少路程,他不知道,也许他不想知道,反正以后会知道的。

“小王同志,我们那里环境和工作条件不好,生活更为艰苦,”谭师傅蹲在一块石头上,一边卷着烟叶一边对他说。

工作条件差生活艰苦,他不怕,能经受得好,谁不知道,他在学校里,一坛子酸菜吃一个学期?只是能把所学的知识发挥出来,派得上用场,他就满足了。记得一本书上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如果一个人把所学的知识,不能得到发挥,那才是最痛苦折磨人的事了。”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虽然他们穿着雨衣又怎禁得大雨扑来的侵蚀。

冷吧,亚萍、小陈,特别是亚萍,一个姑娘家,搞这行工作就要经受风里来,雨里去的苦。当初亚萍来的时候,他就竭力反对过,甚至对她吼过。可亚萍就是那样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后来,他才知道,亚萍来这里的原因,是为了拒绝吴站长给她包办婚姻。其实,要说包办、亚萍连人也未见过面,名字也不知道。那时的亚萍就是不愿谈。王泽民知道原因后,内心的那个高尚的站长形象随之倾斜了,他为亚萍不平。

轰隆!一排掀天大浪,直冲而来摔打着浊浪滚滚的江岸面,他打了一个寒颤,心似乎有些慌乱,但他很快地镇静下来,不能在他们面前显得胆怯。在这种情况下,更不能表现一丝一毫的退却和恐惶。他紧紧地握着亚萍那冷冰冰的手,像虎钳卡住工件一样没有一丝松动。脚下是滚滚的江水,不能让他们滑脚,不能让他们掉进浪涛里,那才了不得,他们比起他来,已显得多么的稚嫩,他们需要扶持,需要爱护,这是他的责任。记得他来的时候每次夜间观测,他的手不是常被谭师傅紧紧握住吗?他从小就没了了父母和亲人,在谭师傅身上享受了亲人般的温暖和爱抚。

轰隆隆!又一排大浪劈头盖来,摔打着酒江两岸,发出了阵阵涛声。望着这浪涛,暮然间,王泽民又想起了那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谭师傅……

“王泽民,沉住气,握紧缆绳,”谭师傅在风雨中喊着“老夏开始测量。”谭师傅话音一落,突然间,一排巨浪盖来船被掀翻了,他们卷进了波浪中,被洪水冲走了。王泽民和老夏在第二天清晨被船工救上来了,可谭师傅却被这场可恶的洪水吞没了,连他的尸体也打捞了好几天。当王泽民从昏迷中清醒中过来,听到了这个不幸的噩耗时,他哭了,哭得那样伤心和痛楚。多么可敬可爱的谭师傅啊!你就这样撒手走了。他在医院里恍恍惚惚地过了一段日子。出院时,站领导决定把他调到总站工作,可王泽民没有走,他没有忘记谭师傅的教诲“咱们这个工作虽然艰苦,越是下雨越要冒雨工作,可它关系重大,国家除了军情,就是水情。”

他回来了,回到了已经工作了十年的水文站,这些年来,他搜集了几十万字的水文资料,撰写了十几篇的学术论文,还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

随着那闪电的一瞬间,他们看见了观测点。

“小陈,你到观测室把探照灯拉亮,亚萍你准备好记录,随时向总站呼叫”。一到达地点,王泽民吩咐着。

探照灯一亮,河面如同白昼。不好,一条横穿两岸的钢缆绳拴住的观测船,这时的船篙被洪水冲松动了,把观测船飘移到江中心去了。怎么办?望着这滔滔江水,王泽民顿感束手无策。

“王师傅,让我游过去。”小陈走到王泽民的身边。

“不行!”王泽民果断说。

“让我去吧,我水性好,从小生活在攸河边,这时间耽误不得啊!”小陈的声音有些哽咽,同时也使王泽民感到有一种威慑的力量,他回过头来,凝视着这位个子不高又精瘦的小伙子,他心疼了,眼泪就要流出来。“你想到死吗?也许有,也许没有,对于一个水性好的青年,对水是不会惧怕的,然而,当你要投入到这波涛滚滚的洪流中,能行吗?如果万一有个好歹,他怎么去向组织交待,怎么向你们的父母交待?”王泽民在心里默默想着。

观测船在江心摇来摇去,王泽民的心在流血,亚萍用一种爱怜而又鼓舞的目光望着他。难道是她的目光吗?不,决不是,那个她也一样像她漂亮、文静,一样曲线很美,也疯狂爱着他,可当初正因为他没有留城而和他分了手。

“亚萍,快,你到观测室拿根绳子下来,”亚萍跑步拿来绳子,王泽民二话没说,就往自己的身上绕了几圈拴紧。接着,王泽民对小陈说:“你把绳子系在观测室水泥柱子上。”小陈把绳子系好后,王泽民一个冲刺投入到浊浪滔滔的河里。

雨还在下着,黑压压的天空,似乎就要塌下来,小陈和亚萍紧拉纤绳,慢慢地放着。一排浪头打来,把王泽民吞没,过了一会儿,王泽民又钻出来,岸上的他俩,心在阵阵紧缩又在“怦怦”地跳个不停,一个浪头扑来又把王泽民吞没,再过一会儿他又钻出来,这样经过不知多少个回合,王泽民才游到船边,他爬上船,赶紧把纤绳拴好在船头,这一切的一切亚萍和小陈看在眼里,亚萍流着泪,心里默默念着,祈祷着。

“小陈、亚萍,你们把船拉过去”,王泽民的声音。哆嗦着含着力量。

一、二、三.拉,再拉,船终于靠岸了。亚萍爬上船不顾一切地扑过去,紧紧地拥抱着王泽民,唏嘘着,此时此刻他们就像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好像已经历过一场生离死别的重逢,悲喜相加,涕泪相连。

就这样,他俩拥抱着,胸脯贴着胸脯,头靠着头,静静地站着,紧紧地抱着,亚萍就像要把整个热量传给王泽民。倏然,亚萍的脖颈上感觉到一串串热乎乎的泪水。

“王泽民,我爱你,”亚萍贴着王泽民的脸说,“你知道吗,昨天,我爸爸给我来信说,站长当初包办的那桩婚姻,那个人就是你。”

王泽民听亚萍这么一说,他呆住了,他轻轻地离开她的怀抱,亚萍愣愣地望着他。

此时,王泽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愿意听,他只觉得心头一热,泪终于流了出来。

已近凌晨了,天幕已渐渐拉开,东方已现鱼肚白,雨也停了,江水已不再上涨。

一夜的搏斗,他们太困乏了,回来的路上,脚步有些踉跄,王泽艰难地搀扶着亚萍和小陈朝着回来的路上走去……




作者头像
李方明
编辑:刘国柱
稿源:攸州网
标签:洪峰到来的那个昼夜
发表评论(0)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攸县地名]刘宗良:竹泉村 下一篇:稻叶:游客暴满大小梅沙(组图)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一米:奶奶今天100岁
·易轩宇:从抽卡游戏参透人生概率学(组图)
·曾小年:市政协余群明调研双松村扶贫工作(组图
·攸县旅协近百团体会员强势崛起(组图)
·周利波:中国古诗词后面的故事(组图)
·章行:我的快乐足球,我的缘!
·攸县旅游协会团结聚势打造攸县品牌
·攸县旅游协会第五届第一次会员大会召开
·周利波:故乡的风,故乡的云--恸哭(组图)
·寻找攸县三中高十八班45年的同学
 评论(共有0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