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资讯工程科普农林企业商务旅游文卫宗教人物作品文秘热点精彩摄影周边环保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刘树生:老兵,你可以的! 站内搜索:
刘树生:老兵,你可以的!
2019/1/22 14:02:00    来源:攸州网  作者:刘树生  发表评论(0)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微信群中有战友说: “@刘树生哦,我79年3月7号从越南谅山撒回来直接在五四九高地守到4月底。@刘树生 ,我在163师487团二营六连,反击战后编入边防三师九团一营,你应该是三师老兵了,哪年的兵呢?七团我有个老乡叫陆建里,也许你认识。@刘树生, 是呀,打同登我连牺牲了两个连长,三十二个战士。后来我又参加了法卡山战役,81年5月16号负伤后才幸存回家……”



老兵,你可以的!
书刘树生  2018-08-24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
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
但我望着田垄,土墙上的瓜
仍不明白生活同梦怎样的连牵
……林徽因《八月的忧愁》


  生活中有太多的苟且,“嗯嗯!” 我也弄不清楚到底哪些是梦。
  这儿是个坑,那儿是条路,这边有座山,那边也有一座山,攒动的人影,士兵的脚步……忽忽飞过的弹药炸开来,梦里没有声音,都说它们看上去象是节日礼花…… 在我梦境中,阵地,堑壕,苟且和庆幸,悄无声息的炮火和飞弹,被弹药摧毁的工事和死尸……有时候我醒来还会补缺,努力把梦里的情形和记忆中一些片断联起来……我吃下一个罐头……实际上,我捡起来一个罐头……哦,不!堑壕里放着一些罐头……有些轻微细节被重大情景挤出记忆而又顽强地坚持在脑海里……总之,那盒罐头是别人吃剩下的,红烧猪肉,又油又粘,肚子太饿,太腻反而难吃,“午餐肉”!我扔掉这一罐,捡起这一罐。480高地上到处可以捡到吃的。那种椭圆形而牛肉味的午餐肉,吃起来顺口。战场上有时候吃食成问题,有时候却也很充足,一些人死了,一些人伤了,一些人疲惫不堪,严重减员的时候就会剩下许多食物……关于这个,我回忆着……排长在催促我,我假装找食物……关于这个,我害怕着……阵地前沿有敌军尸体,越南人遗下一些武器,排长那厮,有点莫明其妙,他要我和他下山去捡……刚打退越南人冲锋,仗还在打着,冒这样的风险去捡枪有什么价值,我感到害怕……总之,我故意磨蹭,畏缩不前,排长果然等不及,自己就下山去了,刚离开阵地,越军的机枪追着他打,子弹洒在前沿松软的泥土上冒起烟尘,排长连滚带爬地跑回来,“他念的!” 排长骂娘了,更多的时候,我很难把梦境和记忆辨别开来,排长是骂了我呢还是骂那挺机枪呢?我一次次努力的回忆,还是无法把我吃罐头的位置和看到排长狼狈逃窜的位置统一起来,然而千真万确的是堑壕上面那些树,树下堆着给养和弹药,身后是个掩蔽部,那边有个救护所,有个人捂着肚子从前沿跑过来,“救命!”他一路跑一路喊,然后栽倒在地。
  我们不认识他,事后在讨论他的时候我们把他给当成二连的人,他死了。他们给他盖上树叶,他们还死了一些人,来不及运走的尸体盖着雨衣,我们还听说,某军有个侦察排也在阵地上。有时候我也偶然看到死者的脸,一些死者睁着眼睛看天空,都有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在后来的战争中,我也看到过一起生活的战友在瞬间殒命的脸,很熟悉的一张脸,在瞬间没有了表情,所以当我听着别人的泣不成声的讲述,那位战地卫生员雨夜守着四位烈士遗体的故事,又让我做起旧梦,“兄弟别哭!”我们深表理解,而我也不认为哭是一种软弱,冷雨长夜,他呼唤着自己的战友,“兄弟快醒醒,我带你们回家!” 他为烈士打脉,希望他们能活过来。和我攻打一个高地的二十连老兵吕振南说,“昨天晚上看完了2月17日竹林山之战,笔杆子比枪好用啊!我们20连烈士4人,负伤16人,指导员,付连长负重伤,一排长壮烈牺牲!当天的战斗,只有4位烈士追记三等功!就当我们打了败仗啦!”他本人也负伤致残,九死一生活下来。我的另一位兄弟农超,他所在班120迫击炮炸膛,“两死五伤!” 说起这事他也是眼泪汪汪的。
  微信群中有战友说: “@刘树生哦,我79年3月7号从越南谅山撒回来直接在五四九高地守到4月底。@刘树生 ,我在163师487团二营六连,反击战后编入边防三师九团一营,你应该是三师老兵了,哪年的兵呢?七团我有个老乡叫陆建里,也许你认识。@刘树生, 是呀,打同登我连牺牲了两个连长,三十二个战士。后来我又参加了法卡山战役,81年5月16号负伤后才幸存回家……”
  我最见不得别人的泪脸,也听不得那些无病的呻吟,唯有这样的时刻,讲起这样的往事,我觉得我们都在同一个梦里,这些破事,已经深深地烙在心底里,以至于无法明白哪些是现实哪些是梦境。而现在,在今天,我身边经历过那些事的人,在我们中间,那些破事却时常被提起来。人在其境的时候,并没有刻意要记住那些情景,软绵绵的身躯,安静的表情,人在垂死的时候和已经死去是没有两样的,如果恰逢是相识的人,你还是忍不住地要唤他几句的,心里头有种淡淡的咸味,有时还难免要去把他乱停乱放的胳膊大腿拾掇一下,让他死得体面些,而那些放声呼号的伤员,多半是不顾体面的,他的大声呼号只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你走近他,为他包扎,或是抚慰他一下,或许他就安静了,可也有一些伤者,安安静静又旋即死去。我看见卫生员余斯喜为一个伤员包扎,伤员我认识,普宁人,配属我连的重机枪班长,叫啥我不知道,战斗间隙,相逢着,相互间开个玩笑:“你还没死?” 可是这次相逢,他倒大霉了,炮弹在身边爆炸,引爆身上手榴弹,一条腿整整地没了,股上的肉却是红白分明地新鲜,活象菜市里,砧板上,刚刚开市的肉品,那会儿他眨动着眼睛,表情平静,他也认识余斯喜,我们都是潮汕人,他说着潮汕话,“急救包在裤兜里。” 哪还有什么裤兜?一条腿整整地不见踪影,另一条腿裤子烧得精光,我们把他扶翻了身,余斯喜把雨布垫在地上,好让伤员身体与地上的泥巴隔离开来,俨然地似了一个手术台之后,便又飞速地撕开三两个急救包,合在一起,把那些烂肉敷做一堆包了起来,这个过程很短,一会儿的事,重机枪班长慢慢地把脸歪到一边去,之后余斯喜看了看他的眼睛,说了一句 “ 走了。”
  他死了。他眼睛还睁着,盯着一个地方。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上望,那里有一位母亲,似乎还有一面国旗。
  一面国旗。
  在往后的日子,许多时候,在升旗的高歌声中,那一面红红的旗帜让我感到血液的鲜明。有时候我也会偷偷落泪,为我自己,也为那些鲜明的血液。81年在友谊关的时候,我们的二排长何吉相,79年打仗,他是163师489团一营二连的一个士兵,在夺取同登外围386高地战斗中受伤,子弹打穿右大腿,股骨断折,动脉破裂,幸好这仗打赢了,打扫战场时人们捡到这名士兵。何吉相流血过多昏迷了五天,死过一回的人,在边防前线也很平常,仗还在打着,那时我们是“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军人们很少谈自己的战争,都打过仗,那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有一天,何吉相在微信里说他如今成了当地的维稳对象,微信这头,我悄然泪下。我的朋友高树雄,战争中立了一等功,丢了一条腿,下岗潮中,四肢健全的人都去另谋生路,一条腿的人走不出一条路,公元1996年我初见他的时候,他在街边卖小文具,一面做着小手工,身旁放着一副拐仗,这情景教我泪如雨下。人们活在当下,有些人却活在过去,这样一些人,患着与众不同的疾苦,在一条炎凉的夹缝里,苦苦寻求生与死那一瞬间的偶然性:当炮火射过来,当枪弹泼过来,死亡与活着哪一样是偶然性?如果是这样,献身精神又寓于何处呢?
  当炮火射过来,当枪弹泼过来……我经历过多少偶然性,我目睹多少鮮活生命瞬间就离开年轻的躯体,他们到底是献身于偶然性还是献身于那面旗帜上的血色……
  我终于懂得了战争综合症的根本表现的时候,又见着现在的当今繁荣,把一些这样的人送去精神病院。
  我感到生命的冗长以及思考的艰辛。从生死飘渺的战场到残酷的现实生活,我在世态的炎凉之间恍惚。我相信我活着,战场上的创痛,远不可及地都是别人的事,然而我又怀疑活着,凡一切与战争有关的印象,文字的,艺术的,影视的,紧紧地攥住我的心。我还未从梦境中走出来。在他们要把我送去精神病院之前,我必须求助于心理医治,县城这边还没有这一套,于是我去了稍远处一座更大的城市,那里果然有心理医疗,我吟着美丽的诗人恍惚的诗句走向医师: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 ,
  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 。
  但我望着田垄,土墙上的瓜,
  仍不明白生活同梦怎样的连牵。”
  医师们挤眉弄眼,她们对视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师对另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师说,有点问题。
  嗯嗯,战争后遗症又称战后心理综合症,属于嗯嗯应激障碍的一种,又叫嗯嗯压力症或嗯嗯嗯压力综合症,是精神紧张性障碍的嗯嗯嗯,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嗯嗯,主要症状包括噩梦、性格突变、情感分离、麻木感、失眠、逃避、易怒、过度警觉、失忆、易受惊吓、重度忧郁,嗯嗯,甚至精神失常。嗯嗯……她们不怀好意…… 一位医师的白大褂敞开着,里头是低胸的内衣和微露着的乳罩边缘。乳罩是红色的。另一位虽然没有敞开白大褂,却故意让胸口的扣子脱落,使得里头很丰厚的物质象枝头挂着的甜柚。阿Q对吴妈说,我要和你困觉。关于这个我一直耿耿于怀,如果吴妈没有拿物质来晃眼,阿Q也不至于有怎样的诉求,困觉译成现代话题就是上床,或者绯闻。嗯嗯。
 




作者头像
刘树生
编辑:刘国柱
稿源:攸州网
标签:老兵,你可以的!
发表评论(0)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投资百万,宁家坪镇坪泉大桥竣工(组图) 下一篇:攸县特色米粉示范样板店帮扶奖补说明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正翔医药:浓情端午礼惠全城
·市市场监管局张波莅临正翔指导工作
·谢育平:“五七”中学的记忆
·谢育平:黄丰桥召开历史文化研究会议
·全国工商联调研组视察联星商会(组图)
·夏立新:文学班学员为火灾受害者捐款献爱心
·平儿:攸县首届“花朝节”盛大开幕
·天成汉学:花漫攸州,美丽生活(组图)
·许文博:心中那片油菜花
·无愧我心:赏花
 评论(共有0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