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 ┊ 资讯 ┊ 工程 ┊ 科普 ┊ 农林 ┊ 企业 ┊ 商务 ┊ 旅游 ┊ 文卫 ┊ 宗教 ┊ 人物 ┊ 作品 ┊ 文秘 ┊ 热点 ┊ 精彩 ┊ 时政 ┊ 摄影 ┊ 周边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我的爸爸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站内搜索:
我的爸爸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2006/9/13    来源:攸州网  作者:攸州天马  发表评论(63)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我的爸爸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我的爸爸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作者:莲枝

    我的爸爸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没有来得及对我们说一句话,爸爸,对不起啊!!! 

    现在坐在电脑前打下这些文字时,爸爸已走了好几天了...... 

    2006年阳历6月16号,妹妹打电话给我,说爸爸好几天没有吃下任何食物了,情况相当不好。 

    在这之前的三天,爸爸还刚从县人民医院做了血透回来,到我这里住了一晚。他到我这里时,没有一点力气,晚餐只吃了几片西红柿,不一会就全部呕吐了。留爸爸在这里住着,我说如果还是这样不舒服,再去做过一次血透。因为以前,爸爸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做了血透回来,就会好一些。可是,第二天上午,爸爸还是坚持回家了,他说家里凉快些又方便一些,这里太热了...... 

    爸爸退休回来,曾到村里发电,还到小煤矿开过绞车,后来,患有高血压,就没有上班了,但还是在家里忙田里忙土里,还每年都养猪养鸡养鸭养蜂,一直做个不停,不到天黑也不会上床休息。而自从患了高血压之后,降压丸药也象吃饭一样,每天必服。年数久了,到后来,就有了慢性肾炎,到最后,就患上了尿毒症...... 

    开始的时候,爸爸一年做一次血透。后来,一年做两到三次;去年,就一个月一次;最后来,一个月四次;最近医生要他一个星期一次。而这次,因为89岁高龄的外婆死了,爸爸非要去尽孝不可,本来医院安排了爸爸6月13日要做一次血透,但爸爸一直延到18日才去做,他也因迟去了这几天时间,就出事了,并且是不可挽回的悲剧.......

    当我匆匆忙忙赶到娘家,走进房门时,看见爸爸躺在床上,我第一眼以为看错了,怎么只隔几天时间没看见,就变了样?这么一点点,这么小小的一个人?他已瘦得皮包骨头,双眼显得突奇的大,并且是灰白色的,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嘴也张着,他拱起双腿,头部垫着枕头,就那样半躺半卧的,无力的挣扎在那里。我心里酸酸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我轻声叫了爸爸,他看了看我。我脱了鞋子,坐在爸爸身边,帮他把枕头垫高了一点...... 

    后来,我和妹妹商量送他去医院,因为妹妹回来后请了医生挂了两瓶吊针,现在看上去似乎好多了,起码能坐起来,在村里开了药店的一个医生进来看了看,也说可以送医院了,于是,我们叫了出租车..... 

    其实,我是那样的不懂事,不懂医学,没有一点经验,没有一点常识,在车子里时,我居然傻子一样的说了好几次要放下玻璃窗,因为,空气非常的不好,我快要呕吐了,我与妈妈坐在一起,妹妹和哥哥扶着爸爸坐在后面。当时,我以为妈妈年纪老了,有口气的原因,其实那是爸爸大口大口喷出来的氨气,那就是毒素,没有及时排出的毒素...... 

    我们把爸爸送到县人民医院内一,哥哥把爸爸抬上病床后,他就跟随车子回去了。我和妹妹办理好了住院手续,医生看了爸爸之后说要先去做血透,于是,我和妹妹把轮椅推到床边,把爸爸扶进轮椅,坐电梯把爸爸送到了一楼的血透室。 

    我是那样的不经意,以前任何一次,医生拿着那粗大的针头扎进血管时,爸爸都会痛苦地叫出声,他会"唉哟"的叹出声来,而这次连扎了四五次,护士满头是汉,后来她又喊了另一个护士一起帮忙扎针,足足扎了四十多分钟才扎稳,不会再走针。 

    但是,随之而来的,爸爸会因为不舒服,而乱动,因为一支针扎在右手上,另一针扎在右脚上。开始的时候,爸爸的脚会动,医生就让我们用手按住他的脚,以防走针。不时的,爸爸的脚会想缩一下,动一下,我们用力按着他的脚,我们问:爸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爸爸开始说,是啊,脚上扎上针,这么长时间不能动,那里会舒服啊?是啊,以前只扎一只手上,还好一点,起码脚可以动...... 

    两个多小时后,爸爸的手也开始动,还不时的想吐痰。我,妹妹,妈妈,我们三个人,医生让我们一个人按脚,一个人按手,一个人帮他揩掉嘴边的痰液。妈妈说:还是别做了,这么苦,还是下次再做吧。我们也这样说,但爸爸说:没事,还可以做。傻气的我和妹妹,还出去吃了饭,因为我习惯了五至六点钟进晚餐,现在七点多了,我饿了。我们吃了饭之后,还带了饭给妈妈,因为爸爸说不想吃,之前我们弄了一点西瓜汁给爸爸喝,当然,他只咽了几口而已...... 

    血透做到快三个小时时,爸爸忽然冷起来了,爸爸的全身都在颤抖,他说好冷,而这是夏天,我们还开了空调。医生要我帮他加了一床被子,他才说好一些,到那时,我竟然还没有想到爸爸已不行了,我只认为,做了血透就会好的,在这之前我们母女三人还在饭后聊了天,妹妹说:下次不能拖延这么长的时间,因为一个星期要做一次血透,你们最好也不要回去了,妈妈,你和爸爸就租一间房子在街上住下...... 

    当取下所有针头,准备送爸爸到三楼内一时,我们才感到了事情的不妙,爸爸已不能坐起来了,我和妹妹因力气太小,已无法让爸爸坐进到轮椅里面,我们只得请求医生同意,把整张病床推进电梯,再推到三楼。 

    到了楼上的病房,我和妹妹俩个人脱了鞋子,站在病床上,妹妹抬起爸爸的上半身子,我抬起爸爸的双脚,在护士的帮忙下,终于把爸爸挪到了的内一的病床上。 

    内一的医生护士都来了。他们看了看,然后就出去了,我还以为现在好了,不用怕了。我们母女三个人在这中间还轮流着洗了澡,医生护士来来去去看了好几次,我们也喂了几次茶和西瓜汁给爸爸喝。 

    二姐,亮,哥哥,也来了电话问爸爸的情况。后来,医生开始大声的喊着爸爸的名字,爸爸答应了一声;医生接着问:你在哪里?爸爸竟然说在我的家里。我们真是也糊涂透了,妈妈还说:你乱说,这里是医院,怎么说到了妹几那里了?医生说:你多大年纪了?爸爸说:七十。后来,医生还是问同样的问题,爸爸只能含糊着说话了,我们听不清楚了,以至最后,任凭医生怎样再问,爸爸一句话也不能回答了....... 

    爸爸做完血透,,到了内一,更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眼睁得那么大,眼神是那样的散,眼睛是那样的灰白,无力,对生命是那样的留恋,可已经讲不出话了...... 

    病室里的其他病友都说爸爸真的是苦,真的是太苦了,造孽啊。 

    十二点时,医生下了第一次病危通知单,我哭了。但是,我还是以为医生会抢救,会有办法,一开始他们就挂了针。后来,他们还用了监测仪器,我不懂得怎样看,但,当那条波浪型的线条拉成水平时,我吓得哭了,我慌忙跑去喊医生,我大声地喊着妹妹,因为,妹妹在电话联系哥哥和姐姐,我更加伤心的哭泣起来。 

    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是糊涂,我竟然以为爸爸还会得以医治好,当听到妹妹说,打电话给哥哥姐姐,请了出租车是用来运爸爸回去时,我还大声的指责她,我说:谁说了把爸爸送回家去啊,你打的什么电话啊,我们只是让他们来看看爸爸,医生说了不治了吗?明天还可以做血透的,血透室的医生说了下星期一和星期五做啊,送回家有用吗?在医院里,医生总会想办法用药救爸爸的啊......我一边哭着,一边喊着,...... 

    妈妈流着泪说:回去,我们还是回去,不行了。我对着妈妈也发了火:都是你们,都怪你们,为什么延迟那么多天时间不送医院?为什么总是要等到我们回家才送医院?我大声地说着也越加伤心地哭泣起来。 

    住在城区的叔叔来了,叔叔喊着爸爸,爸爸看了一眼认出了叔叔......叔叔对我们说:如果我在家里,看到病成这个样子,我是不会让你们送到医院来的..... 

    医生一直在问,他们来了没有,要抓紧时间,我更加慌乱了,我的心乱七八糟的,我对爸爸说:爸爸,你坚持一下,哥哥姐姐他们都来了,你等他们啊。妹妹,也说:爸爸,现在不能走,你要等一会,现在的时辰不好。妈妈哭着喊道:老倌啊,你莫走啊,你要等乃几来了,他们坐了车子来了啊。爸爸听到了,他心里听到了,但是,他不能说话了,我们三个人都在等着哥哥姐姐,我们都在着急,都在伤心落着泪..... 

    他们终于来了,姐姐哭着喊着爸爸,我们更加哭起来,哥哥喊爸爸时,爸爸动了一下,他知道等到他的儿子和女儿来了。 

    车子来了,在楼下等着,妹妹哭着对爸爸说:爸爸,我们回去。姐夫和哥哥,妹夫,把爸爸抬到架子上,我抱着氧气袋,姐姐拿着吊瓶,妹妹和妈妈拿着洗浴衣服包之类,我们匆匆的又小心翼翼的送爸爸走在回家的路上,妹妹不停地叫着爸爸........ 

    当把爸爸抬上救护车,车子启动只走了一会儿,我发现爸爸早已不对了,他的睁得大大的双眼合拢了,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声音也没了,他闭上了嘴唇,嘴唇的颜色都变成了淡紫色,嘴唇皮显得是那样的薄,他象睡了一样,显得是那样的安宁安详了.....哥哥指了指悬挂着的吊瓶,吊瓶在晃荡,药液已停止往下落的动态....... 

    我的肚子开始抽咽的痛,我靠在氧气袋子上,泪水汹涌着下来,我把氧气管子放好在爸爸的鼻孔里,我握着爸爸的右手,哥哥握着爸爸的左手,姐姐和姐夫两人各坐一边用手托扶着爸爸的头部,以免晃荡和颠簸,妹妹就坐在爸爸的双脚的位置,我们都在痛苦的伤心的哭着,妈妈在前面更是大声的哭嚎着.......我看了一下手机,6月18号,3点。 

    在小小的车箱里,在周围的一片黑暗中,我不时的拿好因颠簸而出来的氧气管子,我一直握着爸爸的右手,哥哥伸手过来,摸了右边的手,我也摸了爸爸的左手,才发现,我一直摸着的右手,一直是那么的温热,而左手早已冷了,姐夫说:头部一直都很热,我的泪水更象河流一样的淌下来......

    当两辆车子终于回到家门时,家里早已等候了许多的亲戚和邻居,妈妈,姐夫,姐姐,妹妹,嫂嫂,侄女,都大声的嚎啕而哭,他们都下了车,去准备其它的事情,爸爸早已静静地躺稳了,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抱着氧气瓶一直呆在车上,一直在抽泣,我陪着爸爸等他们...... 

    许多的人在忙来忙去,当他们把一切准备好了,过来对我说把氧气瓶拿了,不要挂了时,我伤心地不忍的一边哭着一边喊着爸爸,一边小心翼翼的取下了氧气管子。 

    鞭炮响起时,他们把爸爸抬放进屋,放在有靠背的老式凉椅上,爸爸就那样的睡了一样,任凭我们怎样地呼喊着,他一句也听不到了....... 

    那些老人,拿了寿用纸放了盆子在爸爸的双脚前,我们兄妹几个披着白孝跪在盆子边上,大声哭喊着,一边烧着寿用纸,不时撒些米在上面。姐姐,妈妈,妹妹,都有句有话地大声数着哭泣,只有我一个人,只知道伤心地呜呜地哭,而不念叼着一句,只是在邻居的提醒下,我才更加伤心地喊出一句;“爸爸,你把这些钱带走吧,爸爸你带好这些钱去吧......” 

    我们烧了几捆冥币,烧了一大盆子的纸灰时,姑父和几个老人已帮爸爸戴上了蓝色的帽子,换好了衣服,一件雪白的衬衣一件蓝色的罩衣,层层如此,足足穿了七层,蓝色的裤子大约也是穿了七层,穿上了鞋底有黑布丁的黑鞋子,并用一根红绳子把鞋子连起来,最后用红色的布把爸爸的全身覆盖起来,用一条洁白的毛巾把爸爸的脸也遮住了。我们跪在爸爸的面前一直伤心地哭着,喊着...... 爸爸一句也不应了。 

    天蒙蒙亮时,我们一行三十多位亲戚,在有节奏的凄凉的敲锣声中,披着长长的白孝,在凄草丛生的小庙前的水边,为爸爸送行----佥水。 

    我的爸爸就这样的走了,爸爸就这样永远的走了,我们对不起爸爸! 

                      写于2006年6月22日凌晨1:29时 农历5月27日 




作者头像
攸州天马
编辑:刘国柱
稿源:中国攸州网
发表评论(63)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组图:第三期村支书培训班开学 刘龙仔作动员 下一篇:刘宗良:平反冤案 落实政策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刘志建:网岭罗家坪,花开等你来(组图)
·德哥:忆母亲
·城南山头,追云猜鸟抢晚霞(组图)
·白沙:太和仙马拉松29公里9个半小时(组图)
·陈朝阳:“双抢”记忆之打禾记
·株洲少年:承红色基因 做时代新人(组图)
·丁翁:豆腐情结
·悠逺悠扬:花絮(组图)
·攸县7000亩青贮玉米机械化大收割
·阳青:长沙攸县商会14日正式成立(图)
 评论(共有63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紫星飞扬: 2010/9/1 0:40:00
听一听父亲过扎歌,你会觉得心理好过点几。
516757504: 2010/6/13 16:49:00
看不下去啦。我也经力啦,在我16那年我的爸爸也走啦。
静: 2010/1/27 18:09:00
将近四年,今天无意中看到这些文字时,依然让我泪流满面。
静: 2010/1/27 17:57:00
将近四年,今天无意看到这些文字时,还是让我泪流满面。
攸州网友 2007/12/16
突然失去至亲的人,我们总是不相信。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